关闭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
手机浏览器打开 www.hhbeer.com

疫情后的精酿啤酒业该当如何?通路生活化成趋势!

时间: 2022-01-12 10:01:53    阅读:164

黄河啤酒官方网站】近2年因疫情禁止群聚、外国啤酒花农场停止采收、酵母工厂停工、码头停工与海运停摆等因素,让精酿啤酒业者在原物料与酒馆营运上面临重大挑战。在如此冲击下,台湾精酿啤酒业者逐渐将通路生活化。

1.jpg

停止采收+工厂停工=台湾精酿啤酒原物料受影响

虽然疫情这一两年早已影响国外的精酿啤酒产业,且隐约牵动台湾,但2021年5月份疫情在台湾大爆发,才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随着国外的啤酒花农场停止采收,酵母及麦芽厂相继停工早就影响到国内的精酿啤酒厂在原物料上的供给。

码头停工+海运停摆=啤酒进口商望洋兴叹

而啤酒进口商这里也没比较好过。国外码头工人及海陆运运输停摆早就面临无货可进的状态就算有面对天价的运费,也让进口商们宁愿空手观望等待。

如果要我说何时惊觉到疫情已经掐紧台湾精酿啤酒的咽喉,那就是在2021年5月份听闻台北市啤啤精酿啤酒屋在FB上发布歇业的消息。以下就是我观察台湾精酿啤酒产业在这波疫情间面临到的问题及生态转变。

精酿啤酒在疫情下受到巨大冲击

本次受到最大冲击的莫非是精酿啤酒专卖店。如果你是精酿啤酒迷一定知道位于台北忠孝SOGO后面啤啤精酿啤酒屋在精酿江湖上的的地位。那是品饮迷、自酿啤酒玩家、酒厂酿酒师聚集的圣地。但面对高额的租金和见不到未来的疫情没想到它会是第1家宣告退出的指标店家。

如果说啤啤的宣告歇业令人震撼那已经经营22年属于骨灰级的北义咖啡宣告离开更是另一波震撼,不过幸好它在2021年12月已经在别的地方重新开始。

另一家吓到我的就是在台北已经经营22年的精酿啤酒店—北义咖啡的宣告离开。如果连这种骨灰级的店家都无法撑过,幸好北义在12月已经另起炉灶。

群聚禁令给了精酿啤酒业一记重拳

食衣住行之中,酒类原本就排在生态链的末端并在台湾文化中带有原罪,所以想得到政府补助关爱的眼神更是难上加难。精酿啤酒专门店员原本就是卖些啤酒及配酒菜为主,疫情期间面对无法群聚的禁令根本无法迎接客人上门。而愿意外带啤酒及下酒菜的客人更是少之又少,就算是有酒精刚性需求的客人也可以去超商/量饭店满足一下暂时的需求。业主面对空荡荡的店面,资金上的压力绝对会让人透不过气来。

餐酒馆、酒厂直营店趁势而起

每次的危机中总会有冒险者趁势而起,以这波疫情间在台北市仍积极展店的就以ABV餐酒馆,23串串和蔡式酿酒西门店为指标。

前两家可以说原本就并不完全以精酿啤酒为唯一商品,反到是以搭陪不同的食物或不同的主题为主。ABV餐酒馆就是以搭配各国不同料理为主打,而23精酿的各种主题酒吧也是一大特色。林森店与脱口秀的结合更是一大卖点,所以在解禁后刚好收获展店的效益。

不过蔡式酿酒西门店却是个特例。虽然是在疫情严竣的后段才开幕,主要以卖自家啤酒及台湾其他精酿啤酒品牌但对于一家南投来的酒厂来说先在台北展店插旗扩展知名度似乎比短期的利益来的重要。疫情期间可以观察到的是但来越多台湾酒厂选择跨过精酿啤酒店通路转而自己开店,这在经营型态以及以往市场通路利益分配平衡逐渐被打破。

精酿啤酒通路逐渐生活化

除了以上2种经营型态你会发现目前精酿啤酒更常在许多不同产业的通路中出现他们的影子。像是咖啡店、文青手作店、书店、蛋糕甜品店等等个性店中出没,虽然都只是商品中某一项或只是店老板自己的喜好所引进的不过也创造出一种新型的通路。至于未来台湾精酿啤酒文化会如何发展出自己独特的风格就让我们一起观察下去。